猛禽迁徙 过境成都 众多爱好者齐聚龙泉山观鸟

0 ℃

 凤头蜂鹰。成都

 松雀鹰。

 猛禽飞翔高度很高但眼尖的爱好者依然能发现它们的踪迹。

 4月9日众多观鸟爱好者在龙泉山仰望天空寻找猛禽。

 一候桐始华;二候田鼠化为鹌;三候虹始见。万物复苏又是草长莺飞的春季每年3月底到4月底,包括猛禽在内的大量候鸟开始陆续北飞,据成都观鸟会估算,在此期间将有上千只猛禽通过成都地区上空,飞越过境。

 猛禽北飞龙泉山上观鸟。

 4月8日上午成都龙泉山简阳段一处山脊上,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来自成都观鸟会的邹滔和朱磊等人一字排开,抬头望天,等候猛禽飞过。

 上午10时许天空中一个小黑点出现在白云之下,它展开双翼,随着气流缓慢盘旋。旁人还在寻找之时,眼尖的观鸟爱好者已经通过望远镜将它“锁定”。“是普通鵟。”邹滔说。

 快门声中这只普通鵟优雅翱翔的姿态被观鸟爱好者用相机记录了下来。“普通鵟属于中型猛禽,身体颜色以棕褐为主,飞翔时两翼宽阔,微微向上举成‘V’字形,春季向北方迁徙繁殖。”邹滔介绍。

 中午时分为了不错过记录,观鸟爱好者还将餐桌摆放在露天,虽然太阳暴晒,但仍然有幸看到两只猛禽在打架。

 在接下来猛禽的大半天时间里这群爱好者又记录下蛇雕、乌雕、短趾雕、鹗、灰脸鵟鹰等120余只、共12种猛禽。

 成都平原猛禽尚缺乏研究。

 参与《四川省鸟类名录与更新》修订工作的成都观鸟会副理事长朱磊介绍这篇新近发表的论文综合了20多年来的鸟类分布记录,对四川省境内已知的鸟类物种数进行系统梳理和修订。结果表明,四川省现有分布野生鸟类757种,其中鹰科36种。而成都平原地区的猛禽尚缺乏系统调查研究。“猛禽飞行高度较高,肉眼很难辨识,有的不常见,也许还会有新的记录没被发现”朱磊说。

 无独有偶2014年4月,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就在崇州西山“捕捉”到的一只猎隼。那一天,沈尤像平时一样到崇州西山观鸟,突然看到有鸟从头顶飞过,他本能地举起相机一阵猛拍,整理照片时发现那只鸟儿眼角下有一条黑线。“猎隼眼下有一条黑色的线条,很好辨认。”沈尤说,之前虽然也曾在成都平原看到过猎隼,但拍到照片还是第一次。

 猎隼龙泉曾是电影《无人区》中的主角之一它是大型隼类,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主要分布在中国、蒙古国等地,在四川省甘孜阿坝等地就有分布。每年迁徙季,一些猎隼可能会经过成都平原。

 候鸟迁徙壮丽的自然景象。

 成都观鸟会副理事长朱磊介绍传统上通过环志研究认为在我国境内分为西部、中部和东部三个候鸟迁徙区。其中,西部迁徙区包括内蒙西部干旱草原、甘肃、青海等地干旱或荒漠、半荒漠草原地带及高原草甸等生境中繁殖的夏候鸟,迁飞时沿阿尼玛卿山、巴颜喀拉山、邛崃山等山脉,其后再沿横断山脉至四川盆地西部、云贵高原甚至中南半岛越冬。候鸟在经过成都平原及周边时,多会沿盆周的山系进行迁徙,龙泉山脉一线也因此成为了欣赏过境猛禽的好去处。

 “候鸟迁徙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克服重重困难,才能最终抵达目的地,可谓是一场艰辛的旅途,也是这个星球上最为壮丽的自然景象之一。不需要护照,也不用购买机票,迁徙的候鸟自由跨越着国与国之间的界线,时刻提醒着哪怕远隔千山万水,我们不过都是地球家园的一分山观子,真正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对于正在经历疫情的世界而言,此时抬头仰望天空,找寻候鸟的身影,既是与老友间的久别重逢,更有了别样的体验与感悟。”朱磊说。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过境记者杨涛摄影报道。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