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同根 共同擦亮巴蜀历史文化名片

0 ℃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吴晓铃)今年2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和重庆大足石刻研究院坐在了一起。双方敲定今年9月在金沙举行“艺术涅槃——大足石刻特展”,向四川观众全面展示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的魅力。

 安岳石刻 吴晓铃/摄。

 四川重庆自古并称巴蜀巴蜀文化从来血脉相融。从30多年前的四川文博人对重庆大足石刻的抢救性保护、为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打下坚实基础,到两地在去年展开川陕片区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合作;从共同展开川渝石窟石刻的研究保护和人才培养,到建川博物馆将分馆开到重庆,成渝两地在文博领域的合作从未停止。

 当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按下启动键可以预见,两地在文博圈的合作将愈发紧密,巴蜀历史文化的名片也将擦拭得更加闪亮。

 大足石刻同根川渝石窟保护的典范。

 “川渝石窟的保护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两地文物人都一直在密切交流与合作。”重庆大足石刻研究院副院长刘贤高表示。其中,大足石刻堪称凝结巴蜀了两地文物人的心血。

 对大足石刻的保护始于上世纪80年代。

 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足石刻养在深山人未识。直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梁思成为代表的学者,开始关注到大足石刻。新中国成立以后,大足北山、宝顶山摩崖造像,顺利被评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此时的大足石刻,风化和水害均十分严重。

 大足北山石刻136号窟马家郁主持保护工作的洞窟,大足石刻研究院供图。

 1981年起中央及四川省开始对大足石刻进行抢救性保护,曾经担任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的马家郁,在此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水害治理工作。

 为了给渗水严重的大足石刻北山136窟研制一种合适的材料灌浆固化。马家郁和同事们到处找资料、反复做实验花了几年时间才配比出比较理想的固化剂,让造像秀美、雕刻精细的北山136窟从此结束水害。在那几年,四川石窟保护工作中,最重要的除了乐山大佛,另一个就是大足石刻。

 在从事佛教石窟寺及造像研究的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雷玉华印象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在重庆直辖以前,经常和她在大足相遇,“最难得的应该是他们和当时的大足县文物部门一起工作,为后来的大足石刻研究院带出了第一批文物保护人才。1999年,大足石刻成为中国继敦煌石窟以后第二个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的中国石窟,前期四川和大足文物人在保护方面的基础工作功不可没。”。

 最近几年大足石刻的风化、水害治理仍在继续进行,在国际石窟保护界很有话语权的马家郁,一直是大足石刻研究院请教咨询的专家之一。刘贤高说,大足石刻卧佛是世界最大石雕半身卧佛,在几年前的水害治理中,还继续邀请了其他来自四川的专家把脉。

 大足石刻卧佛 大足石刻研究院供图。

 大足石刻只是川渝合作石质文物保护的一个缩影。“这十几年来重庆和四川轮流举办过石质文物保护培训班,两地文保人都来学。”让雷玉华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四川省文物局和北京大学曾举办过一次石窟研究培训,“居然把重庆学员的学费全免了。”这种优待,皆因四川省文物局把重庆文保人当成了自家人,“我们在广元、大邑和安岳有三个实习点,在大足石刻已经申遗成功的背景下,四川也希望重庆能推动安岳石刻的保护和研究。”。

 “大足长期都在和安岳进行各方面的合作。”刘贤高说大足石刻每次组织学术研讨会,都会把安岳石刻作为重要考察内容。“大足石刻研究院研究的范围不止是重庆石刻,而是以川渝石窟为依托,有人就选择了安岳石刻历史文化的课题。”国家文物局启动石窟及石刻保护专项试点,西南片区也直擦亮接以“川渝地区石窟及石刻”之名,把四川和重庆的石窟纳入其中。

 在艺术家眼里川渝石窟更具有相同的魅力,缺一不可。2006年,西南民族大学教授李耘燕开始将画笔对准石窟艺术,她去的第一站就是重庆大足石刻,因为在她眼里,大足和安岳或者广元的石刻不分彼此,“它们都同属于巴山蜀水的艺术瑰宝。”2017年,李耘燕专门申请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巴蜀石窟名片造像绘画创新人才培养》项目,不仅培养新时代创新型绘画人才,更希望将巴蜀石窟灿烂的文化艺术对外传播。同年,李耘燕画作赴台湾等地举行展览,每到一处无不引起轰动。业内人士赞道,“李耘燕的绘画及人才培养,成功引起了社会各界对川渝石窟的关注。”。

 123下一页尾页。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